第263章 不清楚情況

文 / 水冷酒家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藝術品是新的投資增長點,我本人也喜歡,就在這方面多投入了一些。”施靜有些得意道。

    “我就不懂這些。”海小舟道。

    “關鍵是要對創作者有所了解,藝術水平、影響力以及創作的年代等,有些畫家,可能就在某幾年,才是藝術的巔峰期,那時代的作品才更值錢。”施靜顯然是這方面的行家。

    “在你看來,朝陽法官的書法作品能值多少錢?”海小舟笑問道。

    “市面上太少了,我估計,至少三萬一平尺,如果朝陽想要賣,我可以加價購買。”施靜認真道。

    “我只是愛好,不能賣。”方朝陽擺手道。

    海小舟臉色不太好,這么值錢的書法,竟然被皇甫生一頓飯給糊弄走了,心中暗罵,老滑頭,奸商,這次賺大了。

    很多熟悉的當代名家作品,而施靜收藏的無疑是其中的創作精品,確實具有很高的升值空間。

    而其中的幾幅畫,方朝陽卻不敢恭維,認定是假的。

    齊白石的白菜、張大千的山水、徐悲鴻的八駿圖、劉海粟的素描人體,這都是稀世珍品,絕不可能隨便買到,能珍藏一幅都很難,更何況這么多。

    “施小姐,我認為,這些都是假的,畫工很粗糙,甚至都不是同時代的仿品。”方朝陽指著這些畫作道。

    “朝陽好眼力,這都是在二手市場淘來的,我嘛,心懷僥幸,萬一是真的,豈不是賺大了,看來,天上真的不會掉餡餅哦。”施靜咯咯笑著自嘲道。

    “這些花了多少錢?”海小舟好奇地打聽。

    “幾十萬吧,不多,等會我就收起來,別留著丟人現眼。”施靜道。

    “給你提個建議?”方朝陽道。

    “請講。”

    “如果為了將來增值,都掛在這里是不對的,時間久了,會落上灰塵,也會降低色彩的明艷度,應該仔細卷好進行密封,裝進專用的紙筒里。室內的溫度和濕度也要常年保持,還有,也要有個保險柜,否則賊來了,那就什么都沒了。”方朝陽善意道。

    “哈哈,多謝提醒,我明天就去辦這件事兒,門前有監控,倒是疏忽了小偷。”施靜笑著答應。

    “小偷如今偷了你的東西,那還真是倒霉了。”海小舟道。

    “怎么了?倒霉不該是我嗎?”施靜不解地問道。

    “小偷小摸,治安處罰,偷這么貴重的東西,肯定要坐牢的。”

    “哈哈,那不能害人,我還是收起來吧。”施靜忙說道。

    欣賞了一陣子名家大作,三人重新回到樓下的大廳,茶水涼了,施靜去換上新的,又去切了盤水果。

    “小舟,家里還有榴蓮,不知道你們喜歡不喜歡。”施靜問道。

    “我還行吧!”海小舟道。

    “我就免了,基本不碰的。”方朝陽道。

    “女士優先,榴蓮可是我的大愛,晚上不吃點,都睡不著覺。”施靜又跑進廚房,從冰箱里取來了塑料盒密封的榴蓮。

    味道不敢恭維,方朝陽只好申請吸一支煙,令他驚訝的是,不光是施靜吃得很香,海小舟也是如此,兩人大快朵頤,笑聲不斷。

    沒記得海小舟喜歡吃榴蓮,以前逛街經過榴蓮攤的時候,她總是躲得遠遠的。

    人的口味是會改變的,但方朝陽認為,他永遠都不會吃榴蓮這種水果,好在煙味把那種怪味給遮蔽了。

    話題終于聊到了海岸投資,在施靜看來,這家投資公司并不算很有實力,而且,投資的項目也不多,盈利率在同行中只能算中等。

    原因在于,公司不愿承擔太高的風險,很少參與項目早期的投資,也就是所謂的天使投資。

    “據我所知,海岸投資參與了鳳舞九天集團的早期投資,應該賺了不少吧!”海小舟適時地問道。

    “我剛來,不太了解詳情。”施靜有些回避,想了想,還是說道:“根據資料顯示,當初這筆投資是三億,目前,價值應該十億左右。”

    “三倍的盈利,可以了。”

    “聽一個同事說,公司曾經有意將股份轉讓,抽回一部分資金,但苗伊不同意,理由是有約定,五年內不得轉讓股份。”施靜道。

    “苗伊遇害了,現在股份應該可以轉讓了吧!”海小舟漫不經心地吃著榴蓮,旁敲側擊地問道。

    “反正我來的這一個月,董事長一個字都沒提此事,畢竟,有些敏感嘛!”施靜起身,又去拿來一些小甜點。

    屋內陷入了短暫地沉默,還是施靜先開口道:“你們想調查鳳舞九天的這筆投資?”

    施靜并不傻,直接點破,話說到這個份上,海小舟不隱瞞道:“有這個想法。”

    “好吧,朝陽能過來,就是給我很大的面子,有什么我能幫忙的,一定盡力。”施靜點頭道。

    “我們得到了一個線索,有一家大型企業集團,試圖收購鳳舞九天,價格很低。但是,除了苗伊,包括海岸投資在內,對此都沒有提出反對。”海小舟道。

    “低價收購,可能會配送股份,如果真是大型集團,其股份的價值,也是非常高的。”施靜是這方面的行家,如此分析道。

    “關鍵是,堅決反對收購的苗伊,遇害了。”海小舟提醒道。

    “哦,我看了庭審,裘大力,還有那個叫,對,朱紅麗,背后似乎還有慫恿者。”施靜道。

    “所以,我們很想知道,試圖收購苗伊的這家大型集團,到底是哪一家。”海小舟道。

    “你們不能著急,至少我目前還沒聽說過,那就是個很大的秘密,需要時間,也需要機會。”施靜坦誠道。

    “施靜,真得要謝謝你。”方朝陽道。

    “謝什么,我不過是企業叛徒,通風報信的,萬一海岸投資出事,只能另找工作了。”施靜稍有些怨。

    “以你的本事,去我家的企業工作,薪水也不會低了。”海小舟道。

    “你是檢察官,也可以經商嗎?”施靜顯然是真不了解情況,疑惑地問道。

    “我當然不行,可我爸和叔叔,早年就經商,總不至于因為我當上了檢察官,就不干了吧!”海小舟道。

    “明白了,小舟的人生選擇,還真是個性,我就不行,我爸就是個商人,遺傳他,也跨進了商海,走不出來,滿腦子都是錢。”施靜笑道。(青天有鑒..140140065)-- ( 青天有鑒 http://www.sqmlug.live/178/17825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棋子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sqmlug.live

蜘蛛侠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