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看看就得了,別當真

文 / 劍舞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有人說未來只是一種可能,當你順著時間線向未來眺望的時候,看到的不過是時間法則想要讓你看到的結局。那么究竟怎樣才能看到時間隱藏起來的那些呢?

    答案很簡單,那就是繼續領悟時間法則,超過s級、達到神的級別、跨越神王的門檻、成為宇宙一霸、甚至是成為圣人!

    此時,黑白就是有了這么一種明悟,這也算是一種對時間法則的理解,只不過這理解來的有些被動。

    就像是有一伙人做氣球上天,為了減少重量讓氣球升空他們不得不將有價值的東西一件件的往外扔。而黑白卻是個天生就能飛行的人,跟在他們后面不停的撿著餡餅,心里還要鄙視對方,這餡餅太咸了!

    所謂富貴險中求,黑白最開始料想的沒有錯,這什么大衍神算的能力真的與時間法則有關。就像是玩家們常規意義上理解的禁咒一樣,平常禁咒都是靠著特殊的方法讓沒有領悟法則之力的人使用法則級別的攻擊。而大衍神算就是這樣一種特殊的禁咒,不過它所產生的效果是在時間法則方面。

    這一點,當黑白鉆進那條時間裂縫時就已經知道了,可以說那一瞬間的收獲是很豐富的,黑白不光在一瞬間對時間法則有了更深的認識,更加重要的是看懂了大衍神算的運行方式,也就是說,以后他也有機會像峨眉那幫老頭子一樣,在干架之后先算一算了。

    “嗯,這么說以后不用莽了?呵呵,美滋滋!”

    黑白一時間有那么點得意忘形,不過現在他也不怕自己膨脹,別看大衍神算是長眉真人他們弄出來的,可在這充斥著時間法則的裂縫中,沒人能夠奈何的了黑白,當然,黑白也沒法奈何別人。

    嘩!天地光明大放,黑白尾隨著一幫不知道姓名但一看就是修真npc的家伙穿過了某種界限,下一秒出現在眼前的卻是一場大戰。

    然后,黑白驚呆了,長眉真人和那些修真npc也都懵逼了。

    他們看到了什么?鋪天蓋地的血色,哪怕只是看看好像都能夠聞到那一股子沖天的血氣。

    此時眾人若是爬升高度,就可以看到,一片濃重到快要變黑的血云緩緩覆蓋了大半個地球。土地不再有生機,光禿禿的地面呈現出灰敗的顏色。海水不再蔚藍,一點一滴粘稠的像是膠體。

    飛禽走獸、花鳥魚蟲在痛苦的嚎叫,他們的身體在飛速的變異,越來越多的血氣侵蝕了他們的骨骼與血肉。有些變的骨瘦如柴、有些則變得臃腫腐爛,整個世間似乎都變得詭異了起來。

    長眉真人不愧是前輩,他們還是在心境修煉有獨到之處的,其先一步從震驚中緩過神來,接著帶領眾人飛速向著峨眉山的方向前進。

    黑白見狀自然也緊隨其后,只是當他們到達峨眉山的時候卻發現,整片峨眉山已經被移為了平地!

    “這不可能!兩儀微塵陣可是以太清符印為核心的,就算血魔猖狂也沒有可能輕易的打碎大陣吧?”一名個子矮小的老頭驚叫道。

    長眉真人眉頭緊鎖,飛速降落向峨眉山的廢墟落去,也許是想要從廢墟之中找到一點線索,也許是想要找到一點安慰,只可惜,血云所過寸草不留,別說是尸體了,就是他們手上的法寶似乎也不剩下什么了!

    “怎么會這樣?難道血魔當真這么難纏?”一個道姑打扮手拿拂塵的修士難以置信的問道。

    只可惜沒人能夠回答她,長眉真人望著眼前的一片廢墟突然間抬腿向大山深處走去,眾人見狀自然跟隨。

    黑白也不例外,跟著長眉真人進入了地下一片破敗的圓頂空間,只聽長眉真人望著正中間一個依稀可見的高臺冷道:“這里就是我峨眉存放太清符印的地方,也是整個兩儀微塵陣的核心樞紐!”

    “咦?這個痕跡……”

    能夠被長眉真人選中一起施展大衍神算的修士自然不是善與之輩,幾乎瞬間大家就發現了異常。那高臺處于半倒塌的狀態,可問題是,遭到破壞的地方明顯是被法術轟擊而毀,而并非被血云腐蝕的!

    這說明什么?說明打破兩儀微塵陣的并不是血魔,或者說,是被人從內部破壞的!

    黑白想笑又不敢笑的捂著嘴巴,打不打臉?心里沒點逼數嗎?就這樣的還像算計妖族、算計邪道、算計血魔?連自己內部都弄不明白呢!

    說起來只要仔細回想一下血魔之前的布置就不難理解,雖然之前血魔以少林寺為標準布下大陣有些計算失誤,但其往各門各派輸送了不少的臥底已經是實錘了。

    只不過一次大陣沒有成功之后,大家普遍都以為臥底已經被殺干凈了,現在看來,卻是未必。當然,也不排除這個血魔喪心病狂,派出了第二批臥底的可能。畢竟據黑白所知,長眉真人號令大家聚集峨眉山,很是有些濫竽充數的笨蛋過來抱大腿的。

    “各位道友,與血魔一戰看來無比艱難,甚至于我們有很大的可能會輸。我建議,大家不要節省法力了,我們將大衍神算再往前推進一下,看看在大戰之時到底發生了什么!”長眉真人面色冷肅,義正辭的說道。

    這時一個臉有些黑還有點駝背的老者卻皺眉道:“可是大戰在即,若是耗費了太多的法力,怕是就算知道原因,等大戰之時也沒有狀態與血魔拼命了。”

    長眉真人似乎早有所料,接道:“這一點大家不用擔心,我可以開放峨眉藥房,我們有充足的丹藥可以幫眾位將狀態都補回來!”

    眾人一聽不禁一凜,看來長眉真人也是豁出去了,峨眉藥房中的丹藥可不簡單,用玩家的話說,補紅、補籃、鎖血、加狀態等等等等,各種用途的丹藥應有盡有,而且關鍵還是沒有什么副作用,甚至吃完了還能對身體有促進作用。平常玩家想要在藥房拿到一顆丹藥都要用好感度和貢獻值換的,現在卻是隨你拿取。

    眾修士也不是矯情的人,當即開始各掐印訣催動大衍神算,而黑白在瞄了一眼那高臺廢墟之后也跟著眾修士再次進入時間裂縫。

    同樣的場景,又是一片亮光。但這一回看到的卻是一片慘烈的鏖戰!

    長眉真人與眾修士這一次顯然是已經拼盡了全力,時間掐的非常好,正是卡在大戰剛起的時候,所以黑白與長眉真人等人得意窺探整個戰爭的全過程。

    首先,先動手的是血魔,就像拜月跟余浩預料的那樣,當其處于絕對的大優勢時,血魔根本不需要因為小小的變化而自亂陣腳,時機一到直接總攻,以大勢碾壓一切!

    一道通天徹地的血色噴泉拔地而起,血水外濺的瞬間就將附近的青山統統化為枯地,即使黑白事先并沒見過也能夠知道,那就是幽冥血海與人間聯通的泉眼。

    嗯,好吧,至少這算是一個重要情報,他們已經知道了血池位置!

    黑白雙手抱胸靜靜的看著,隨血海噴射而出的還有無數修羅族人,這些人有npc也有玩家,這些修羅族人男的丑惡、女的妖媚,但同樣的是其都有一身的好功夫且各個力大無窮。這些修羅族人見到生靈就殺,不管是人類還是小動物,總之絕不留活口。

    就這樣一路推進了近百里的距離,他們遇到了第一波抵抗,這是由邪道修士與正道修士再加上苗疆戰士組成的聯軍。

    各種各樣的道法無數法寶星星點點的朝著修羅族戰士砸了過去,場面頗為弘大甚至都可以與黑白以前所見的星際戰爭相比了,嗯,看這破壞力,估計也就是這條特殊時間線的地球可以承受的住,換一個時間線估計都要爆了。

    人族聯軍的戰斗力很強,主要是相互之間哪怕是分屬正邪也能夠打配合,倒是一時間頂住了修羅族戰士的攻勢。但這片刻的傾斜很快就被血魔給拉了回來。之間漫天的血云開始遮蔽天空,刺鼻的血氣瞬間讓修士們頭暈腦脹,法寶御使間變得生澀無比,甚至有的竟然瞬間就被污濁了。

    人族聯軍潰敗,但是無論黑白還是長眉真人等都沒有著急,因為他們早就發現了,這些聯軍的戰士中并沒有什么精英,也就是說,這特么是一群炮灰!

    炮灰?難道名門大派也整這些貓膩?說出去不好聽啊,嗯,或者說這就是余浩他們安排的什么計劃?

    黑白不知道,但現在余浩還沒有告訴他,所以也無從對比。

    卻見人類聯軍向后急撤,在血云的籠罩下,修羅族戰士越戰越勇,而且之前戰死的那些修士尸體竟然也一個個的站立了起來!

    黑白嘴角抽了抽,這算什么?亡靈天災還是異鬼?嗯,比那些都可怕,在無盡的血水中有著一顆顆細微的血色寄生蟲,這些蟲子附身在尸體上就可以讓尸體重新站起來,且實力與生前相當!

    雖然古今中外關于活死人之類的東西都有描述,早就已經說不清誰是始祖了,可是爛俗不代表威力不強,像這種死了就等于給敵人補足兵員的戰斗當真難打。

    人類聯軍且戰且退,修士們雖然神色有些驚恐但卻并沒有真的丟盔棄甲,倒更像是引這修羅族戰士們往某個地點撤退。

    大家跟隨戰場移動,很快就發現了原因,在聯軍撤退的路上,一個個散布著黑氣與煞氣的陣法升起,顯然這就是一個陷阱,一個引修羅族戰士進場的陷阱。

    說起來血云雖然有污穢作用但對于本就代表邪惡的邪道陣法克制真不是那么明顯。在這些陣法中黑白很快就找到了李色的玄陰聚獸幡,還找到了綠袍老祖揮動蠱幡招出金星點點,也同樣看到了拜月教主帶領苗族祭司升起一座座咒術大陣。

    猝不及防就陷入埋伏的修羅戰士們紛紛被絞殺成了碎片,可以說到目前為止人族聯軍是占據上風的。

    只是那滾滾而來的血云卻似乎對修羅戰士們加持的有些夸張了,其不僅能夠加持修羅戰士的實力,甚至還能讓變成碎片的尸體再次生長成一具具活尸。這樣一來那些威力強大的陣法反而像是幫了血魔擴充軍隊了一樣。

    時間在一點一滴的流逝,長眉真人身邊有幾個人已經開始吃丹藥了,顯然維持這大衍神算很耗費法力,但是他們又不敢快進,生怕漏過了什么重要的細節。

    就這樣,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聯軍終于潰敗再次逃亡,黑白向人群望去,他發現綠袍老祖氣急敗壞,好像是因為百毒金蠶蠱都被毀掉了,旁邊要不是有李色拉著他,估計都要跟血魔拼命了。

    人類聯軍繼續撤退,修羅戰士在血云的籠罩下繼續追擊,這時候,一片山坳后突然轉出大片的玩家,各種現代化的炮火轟炸開始犁地。

    長眉真人也許還有點奇怪,但是黑白卻不意外,如果之前說這是他們在對付爭圣者血魔,可當黑白開啟了浩劫任務之后,那肯定會有不少玩家到達這條時間線來想辦法對抗浩劫的。

    不過由于這條時間線有些不同,能夠來的都是通過任務或者特殊方法,所以玩家的人數倒真的是不多,但好在這些玩家的實力都很強。

    嗯?黑白挑了挑眉頭,他在這批玩家之中竟然還看到了鑿硯那個小子,自從黑白不再隱藏自己的牛逼之處后,鑿硯和安陵日理與鯨落就完全成為了看客,妖族的事他們一點都幫不上忙,此時一看竟然是進入了玩家部隊參加狙擊埋伏。

    黑白眼神轉動很快也在玩家群體中發現了安陵日理與鯨落,“呵呵,這三個家伙,果然隱藏了手段啊!”

    就像黑白之前料想的那樣,這三個家伙都有隱藏的殺手锏,鯨落雙手舉著一柄寬刃大劍,轟轟轟的將近身的所有修羅戰士們統統劈成了碎片,那大劍軌跡簡單卻有種返璞歸真的質感,浩浩蕩蕩仿佛山崩地裂,每一劍似乎都帶著蓬勃的氣勢。

    黑白本身也是修煉絕學的,他可以肯定,這也是一種絕學,而且在熟練度或者說領悟上比鯨落的嫁衣神功更加厲害。

    另外就是安陵日理了,此時的安陵日理竟然一改之前端莊仙子的模樣,輕紗薄裙、凹凸有致,整個人看起來誘惑十足,舞劍時真的就像跳舞一樣,只不過這舞蹈太過銷魂,無論是男性還是女性修羅族人在面對她時都會有一瞬間的遲滯。

    最后就是鑿硯了,這貨竟然隱藏了一手傀儡術!那因天蠶神功而分泌出的蠶絲成為了他控制傀儡的絲線,一出手就是白秘技?近松十人眾,噼里啪啦的傀儡在修羅戰士群中肆虐不休,而且其似乎在傀儡上涂抹過特殊的藥水,似的血水沒法迅速腐蝕傀儡,原本以為眾人中最不成熟的小子如今卻是成了團隊主力。

    黑白這里還在感嘆,然而長眉真人一伙卻似乎對玩家們不太感興趣,竟然開始快進了。

    黑白無奈只能繼續跟著,也不知道玩家們到底抵抗了多久,反正就是最后也敗了,死了一票玩家后聯軍繼續后撤。

    這個模式黑白倒是看出來了,完全就是那種狙擊敵人拖延前進步伐的階梯式阻擊戰術。一般這種戰術都是拖延敵人的增援部隊,或者說給某些部隊創造時間用的。

    那么問題來了,這個‘某些部隊’在做什么呢?

    在黑白思考的時候,人類聯軍終于將修羅戰士們引入了另一個陷阱,但這一次的陷阱卻有點奇怪,竟然是一片同樣遮天蔽日的烏云!

    烏云?

    此時不光黑白好奇就連長眉真人等也都驚奇不已,那片巨大的烏云與血云狠狠的撞在了一起,接著也不見什么聲光效果,血云的擴散竟然停止了!

    不禁血云停止了擴散,就連下面的修羅族戰士也紛紛慘叫起來,他們的身體在一股莫名的力量之下竟然崩散成了比原子還要小的存在,這樣就算是血海中的蟲子也別想讓他們復活了。

    “這是什么?”一名和尚驚道。

    長眉真人捋了捋長長的白眉,恍然道:“我明白了,這是時間迷霧,意味著這其中有些東西是大衍神算無法看到的,所以才會呈現這種濃厚的烏云。只要撥開烏云就可以看到其中究竟是什么在抵抗血云!”

    “撥開烏云?可是我們的法力,怕是不能支撐啊!”一個道姑有些擔心的嘆道。

    “試試吧,戰爭到現在,這激烈程度你們也看到了,如果我們能夠從小細節上找到反敗為勝的辦法,那這些消耗的法力也是值得的。”一個駝背修士接道。

    長眉真人見狀點頭,雙手變換印訣馬上就開始掐出一個個符印朝那烏云打去。光芒閃現融入烏云,卻見烏云漸漸開始稀薄起來,隱隱約約間影影綽綽能夠看出這應是一個由很多人合力施展的手段。

    隨著法力的持續投入,長眉真人等修士額頭竟然開始冒汗了,而那烏云卻僅僅是掀開了一角,這一角很搞笑,露出的竟然是一只張牙舞爪‘賣萌’的熊貓!

    嗯,這可不是黑白,但黑白也一眼就認出了其身份,可不就是當初總是盯著他流口水的那只雌性熊貓精嗎!等等,難道這烏云代表的就是周天星斗大陣?

    黑白一瞬間反應了過來,這可不好,周天星斗大陣是妖族的殺手锏可不能被這幫修士窺伺,當然,他不是怕被長眉真人等研究出周天星斗大陣的奧秘,畢竟圣人看一眼就會可不代表他們看一眼也能夠學會。黑白是不想讓對方知道自己太多的底牌。

    時間法則之力縈繞指尖,遙遙一指直接增強了時間迷霧的厚度,剛剛有些擴散的烏云再次合圍。

    噗!一口口鮮血從那些修士口中噴出,整片天地跟著模糊了起來。

    “撐住啊,我們不看這個了!”長眉真人見狀大叫一聲,渾身法力狂涌,一件件法寶也跟著亮起了光芒想要鎮壓法力亂流。

    眾修士趕忙運功強壓反噬,足足幾分鐘后才算是將周圍模糊的畫面重新刷新了出來。

    “好了,雖然沒有看到那時間迷霧之后的全貌,但至少可以知道,那應該是妖族手段,想不到那個熊貓妖王竟然有此手段,甚至能夠蒙蔽天機!”長眉真人感嘆一聲。

    黑白耷拉著眼皮聞翻了個白眼,屁的蒙蔽天機,就是周天星斗大陣的級別太高,靠你們沒有能力看清而已。

    隨著眾人法力穩定之后,那妖族烏云與血云的碰撞再次出現變化,由于周天星斗大陣的強猛,修羅戰士們已經全滅,可血云之中卻鉆出了無數厲鬼冤魂,而且這些厲鬼冤魂還受到幽冥血海的加持,一個個嗜血強悍無比。

    它們不停的沖擊著大陣,雖然一時間不見什么效果,但是從大范圍看血云已經在慢慢對妖族烏云形成包抄,再聯想一下幽冥血海的廣大,很難說僵持下去會發生什么事情。

    而顯然烏云中的指揮者也是這么想的,嗯,或者說未來的黑白也是這么想的,所以妖族烏云也開始且戰且退了,而撤退的方向正是峨眉山的方向!

    這下長眉真人等來興致了,“看來妖族的殺手锏雖然很強但也依然奈何不得血魔啊,甚至連血魔的真身似乎都沒有見到。”一名倒是捋了捋胡須道。

    “披麟帶甲之輩又能有什么手段呢,哼!”一個小矮子道士冷哼接道。

    黑白在后面瞄了這貨一眼,行,老子記住你了。

    眾人跟著烏云與人類聯軍來到了峨眉山,卻見剛一到達山腳,整個峨眉山都升起了一抹青氣,這抹青氣掠過好似將世界分割成了兩個世界,接著一片氤氳變化,天地仿佛顛倒開來,花草樹木紛紛潰散成微粒,同樣潰散成微粒的還有那些靠近的玩家與npc聯軍!

    這兩儀微塵陣竟然是將自己人也都包裹了進去!

    當然,同樣包裹在其中的還有那妖族烏云,只是似乎這烏云不簡單,深陷兩儀微塵陣竟然沒有被分解。

    長眉真人似乎對這種情況有些驚詫,在他心里沒有什么是兩儀微塵陣對付不了的,不過這個時候他可沒有時間想這些,他必須去放置太清符印的地方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了,我們快下去查……”

    轟!

    兩儀微塵陣散了,就是這么快就是這么令人絕望,散的長眉真人等修士措手不及,散的黑白在后面哭笑不得。

    而隨著兩儀微塵陣的消散,長眉真人等人的法力也終于耗盡了,可以說若之前他們不貪心的去探查妖族烏云,說不定還能弄明白事情原委,只可惜,一切都來不及了。

    下一秒,天地晃動,黑白再一睜眼已經回到了紫靈谷的山洞之中,“嗯,這信息量有點大啊!”(還是地球人狠..104104837)-- ( 還是地球人狠 http://www.sqmlug.live/145/14508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棋子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sqmlug.live

蜘蛛侠APP下载